首页>

(一)采桑子 重阳 毛泽东 人生易老天难老,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

时间:2020-09-19 14:11:56 /人气:745 ℃

来自ll660124的回答:


采桑子 重阳
毛泽东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
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鉴赏】“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自战国楚宋玉《九辩》以来,悲秋就成为中国古典诗赋的传统主题。而前人以九九重阳为题材的诗章词作,则更借凄清、萧杀、衰飒的秋色状景托怨情、兴别恨,少有不著一“悲”字者。诸如王维的“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杜甫的“弟妹萧条各何在,干戈衰谢两相催”,杜牧的“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苏轼的“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悲”等等,或叙写羁旅他乡的孤寂清冷,或叙写羁旅他乡的孤寂清冷,或寄寓伤时忧国的凄怆痛楚,或倾吐落拓失意的抑郁苦闷,或抒发获罪被贬的万端感慨,皆“婉转附物,招怅切清”。毛泽东的这首词却脱尽古人悲秋的窠臼,一扫衰颓萧瑟之气,以壮阔绚丽的诗境、昂扬振奋的豪情,唤起人们为理想而奋斗的英雄气慨和高尚情操,独步诗坛。
词以极富哲理的警句“人生易老天难老”开篇,起势突兀,气势恢宏。“人生易老”是将人格宇宙化,韶光易逝,人生短促,唯其易逝、短促,更当努力进取,建功立业,莫让年货付流水。“天难老”却是将宇宙人格化。寒来暑往,日出月落,春秋更序,光景常新。但“难老”并非“不老 ”,因为“新陈代谢是宇宙间普遍的永远不可抗拒的规律”〔毛泽东『矛盾论』〕。“人生易老”与“天难老”,一有尽,一无穷;一短促,一长久;一变化快,一变化慢。异中有同,同中有异,既对立又统一。这并非“天行键,君子以自强不息”这一古老格言的简单趋附,而是立足于对宇宙、人生的清理并茂的认知和深刻理解的高度,揭示人生真谛和永恒真理,闪耀着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光辉,具有极强的审美启示力。“岁岁重阳”承首句而来,既是“天难老”的进一步引申,又言及时令,点题明旨,引起下文:“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今又重阳”是“岁岁重阳”的递进反复,年年都有重阳节,看似不变,其实也在变,各不相同:如今又逢佳节,此地别有一番风光。
古有重阳登高望远、赏菊吟秋的风习。在历代诗文中,重阳节与菊花结下了不解之缘。而身逢乱世的诗人,往往借写菊花表达厌战、反战之情,即菊花是作为战争的对立面出现的。但毛泽东笔下的“黄花”却是和人民革命战争的胜利联系在一起的。这“黄花”既非供隐士高人“吟逸韵”的东篱秋丛,亦非令悲客病夫“感衰怀”的庭院盆景,而是经过硝烟炮火的洗礼,依然在秋风寒霜中绽黄吐芳的满山遍野的野菊花,平凡质朴却生机蓬勃,具有现实与象征的双重性,带有赋而比的特点。词作者是怀着欣悦之情来品味重阳佳景的。黄花装点了战地的重阳,,重阳的战地因此更显得美丽。“分外香”三字写出赏菊人此时此地的感受。人逢喜事精神爽,胜利可喜,黄花也显得异常美丽;黄花异常美丽,连她的芳香也远胜于往常。这一句有情有景,有色有香,熔诗情、画意、野趣、哲理于一炉,形成生机盎然的诗境,既歌颂了土地革命战争,又显示了作者诗人兼战士的豪迈旷放的情怀。尽管“人生易老”,但革命者的青春是和战斗、战场、解放全人类的崇高事业联系在一起的,他们并不叹老怀悲,蹉跎岁月,虚掷光阴,而是以“只争朝夕”的精神为革命而战,一息尚存,奋斗不止。
下片承“岁岁重阳”“今又重阳”的意脉,写凭高远眺,将诗的意、境向更深更阔处开拓。岁岁有重阳,秋去又秋来,“一年一度秋风劲”,这个“劲”字,力度极强,写出秋风摧枯拉朽、驱陈除腐的凌厉威猛之势,笔力雄悍,极有刚健劲道之美。此情豪迈异于东风骀荡、桃红柳绿、莺语燕歌、温柔旖旎的春日风光。但劲烈的西风、肃杀的秋气在作者心中引起的不是哀伤,而是振奋。诗人的感情、战士的气质决定了他的审美选择:“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天朗气清,江澄水碧;满山彩霞,遍野云锦,一望无际,铺向天边,这瑰丽的景色难道不“胜似春光”么?

来自玉儿G凌的回答:


《采桑子•重阳》
人生易老天难老,
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
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
不似春光。
胜似春光,
寥廓江天万里霜。
【译诗】
人之一生多么容易衰老而苍天不老,
重阳节却年年都来到。
今天又逢重阳,
战场上的菊花是那样的芬芳。
一年又一年秋风刚劲地吹送,
那不是春天的光辉。
却胜过春天的光芒,
无涯的汀江之上有绵绵不绝的秋霜。
【赏析】
对于九九重阳节这个民间古老的习俗,曾引起古往今来多少诗人的咏叹,这是一个属于秋天的时节,也是一个登临赏菊的时节,是慨叹、惆怅、追忆的时节;韶光易逝,人生短促,譬如朝露,明日黄花蝶也悲的时节。
就在这个时节涌现过多少离愁别绪的诗篇,其中最著名的,也是我们人人皆知的有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还有杜牧的《九日齐山登高》: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等等不一而足。
我在羁旅南京四年时,也曾写过一篇《苏州记事一年》,以平常心写了苏州的民间世俗生活,其中有“九月九,效外登高;望云望树,望鸟;小贩漫游山下。”(这里面有悠闲也有快乐;有风景也有商业。)
而诗人毛泽东在他这首《重阳》中却融慨叹和飞扬为一体,他没有一味缠绵在古代诗人的悲秋、哀秋、伤秋之中,而是从此中飞升起来。
诗篇一开始就是一句大气磅礴的感慨,这一句的胸襟气势以及对具体的光阴不再的体验唯有孔子的“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可与之相较,如同一辄的感慨决非“诗家九月怜芳菊”式的感慨,毛泽东关心得更多,思考得更多,整个人生或苍天主宰都在他的注目之中。
接着他反复吟唱,后二句,连用二个叠字叠韵,让“重阳”二字回荡在耳际,缕缕不绝,令人产生一种博大的沉郁之感。突然,画面及音调变了,仅仅一句从前三句中异军突起,带来鲜明而新奇的出人意料之美,这就是诗人生活的一个侧影,也是革命斗争中抒情的一笔。的确,芬芳的战地黄花在一年一度的重阳节里脱颖而出,它在沉郁之气中颤动着它娇嫩的花瓣,恍若初春的小花在龙钟的重阳疾速闪烁着,拂动着,因为“战地”二字之音韵已将刚劲果敢之力锲入前面三行所造成的浓郁画面。这上半阕最后一行显得英姿勃发,仿佛是一个美的亮点从隆重的气氛中破空而出,美焕美伦。
接下来下半阕有豁然开朗及挺进之势,好像诗人已彻底战胜了“人生易老天难老”以及“重阳”的浓厚秋云,秋风在刚劲有力地年年吹送。诗人再进一步以一贯的“到中流击水”及“欲与天公试比高”之大无畏的气概说出这秋风胜过春光,同时表明他青年时代“风华正茂”的热血必将贯注其一生。在此他改天换地之豪气又一次控制不住地跃然纸上。
最后一行以描写大景致结束,其中“霜”字也是毛主席极爱使用的一个字,而“不”字也是他爱使用的,这两个字不断表明他对风景的热爱以及对气吞山河抒发之偏爱。
而且当时毛主席在病中,因的重阳节前后他先后在上杭、永定等县养病,但他的吟唱也非“病中吟”,而是“壮士行”,豪气依然雄沉爽朗。

来自匿名用户的回答:


采桑子 重阳 (毛泽东)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廖廊江天万里霜。

大意;人之一生多么容易衰老而苍天不老,重阳节却年年都来到,今年又逢重阳,战地上菊花还是那样芬芳。 一年又一年秋风刚劲的吹送,那不是春天的光辉,却胜过春天的光芒,无涯的汀江之上有绵绵不绝的冰霜

来自win32a的回答:


熟悉毛泽东这首词的朋友一定会说,错了,上下阕颠倒了。其实,红军时代传抄的版本,
正是上面那样的。有人说,把“寥廓江天万里霜”放在最后,更显出主席胸襟的伟大。但
是,由大及小,是诗词的传统写法。从季节“秋风劲”写到日子“今又重阳”,从空阔“
寥廓江天”写到细微“战地黄花”,要比反其道而行之自然得多。如果上阕就说了今天是
重阳,读者已经知道时令是秋天,下面再讲秋风和“不似春光”,对采桑子这样的小令,
文笔就显得不够洗练。而且,毛泽东的诗才,盛年远胜晚年。对这首词,我宁愿相信毛泽
东在红军时代的眼光。
在《人民文学》上正式发表时,原来的上阕却变成了下阕,而原来的下阕反成
了上阕。那么在62年,毛泽东为什么要倒换上下阕 ?要回答这问题,我们要查一下历史
。春邓子恢在家乡龙岩领导暴动。29年,他写信告知毛泽东,因粤桂战
争爆发,闽西的国民党军队进入广东帮助粤军攻打桂系,当地空虚。毛泽东、朱德应其邀
请,于从赣南率军进入闽西。后来的中央根据地就此初具规模。红军在闽西夺
城拓地,连下龙岩、上杭等六县,一路顺利。敌情不重,内部却发生了矛盾。朱毛红军,
朱毛却吵起来了。朱德不满意毛泽东的行事方式,批评毛泽东在党内军内搞“家长制”,
什么都得听他的, 难道一支枪都要党管?。毛泽东则批评朱德的“单纯军事观点”,认为
不能依赖地方党组织处理非军事问题,红军决不是单纯打仗的队伍,必须兼做群众工作。
,由政治部主任陈毅主持,在龙岩召开了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讨论毛泽东
与朱德的分歧。大部分出席者站在朱德一边,原来的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落选,换成陈
毅。毛被迫离开部队,到上杭去指导地方工作到地方不久,他就染上了疟疾,差点死去。
的重阳是,当时毛泽东还在与死神打拉锯战。这就是为什么素来
豪迈的毛泽东,会有“人生易老天难老”的感慨。明乎此, 就可以知道,所谓的“战地黄
花分外香”,并不是象历来说得那样,是无与伦比的革命乐观主义或对革命战争的歌颂,
或是以“战地黄花”象征不屈不挠的红军战士,而应该是婉转地表达重回部队的愿望。毛
泽东是在相对安全的后方养病,而且是躺在病床上,以他的性格,大概不会认为自己是处
于战地上。疾病相煎,时不我予,快快让本人去前线一显身手!毛泽东是在怀念金戈铁马
的日子,但是没有直说,而是用了《离骚》的以香草鲜花寓忠党忧军之思的寄托手法。重
阳后两天,,毛泽东决定重返战地去寻找分外香的黄花,他躺在担架上令人
抬着去追赶进军广东的朱德。但是已经太迟了,朱德看来不善于驾驭那些吵吵嚷嚷的党代
表,部队指挥混乱,在东江地区吃了败仗,折 兵三分之一,被迫退回闽西。归队心切的毛
泽东,则要等到同年的,才在上海中央(当时由周恩来主持)的“九月来信
”的支持下,重任前委书记。大病初愈的毛泽东一上任,立即召集政工人员办了十天学习
班,在控制了他们的思想后,于开了党史军史上著名的古田会议(红四军第
九次代表大会)。会上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的决议,整肃了
反对派,据说从此以后人民军队就有了一条马列主义的建军路线。古田会议会址,现在是
大陆国家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古田会议以后,在外人看来,朱毛就象埃德加•斯
诺在《西行漫记》里说得那样,成了象征中国共产主义革命的最佳拍档。一个是眼光远大
的政治领袖,一个是毫无政治野心的本色军人。两人在共事一年后的“路线斗争”,党内
讳莫如深,无人再提。毛泽东在这首《采桑子》公开发表时互换上下阕,终结于欣赏寥廓
江天的万里风霜,淡化了“战地黄花分外香”的牢骚。62年时的毛泽东,对朱德、陈毅
等人,还是很给面子的。要说写词,毛泽东应该属于豪放派。但是这首《采桑子》,由于
词意隐微,只要略改几字,就是南宋后期的吸收了东坡、稼轩长处的一些婉约词人(比如
蒋捷)的风格。沈雄的《古今词话》引毛 话说:“词贵离合,如行乐词微着愁思,方不痴
肥;怨别词忽尔转拓,不为本调所缚,方不为一意所苦,始有生动。”用图雅在ACT的
说法,就是即便是抒发壮志凌云,也不妨带一点“渔翁气度”。如果毛泽东对“革命”稍
微离一点,对生活稍微合一点,将功业上的失意,写入人生的无奈,把下阕改成: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岳麓黄花分外香。这首词就不是一味清旷、缺乏
转折了

来自wang2720437的回答:


(一)采桑子 重阳 毛泽东 人生易老天难老,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云顶注册送76|mgm美高梅7991|网站地图